搜索

logo

底部

版权所有: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沪ICP备10214346号-5   沪卫(中医)网审【2012】第1006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201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金山总部:上海市金山区漕廊公路2901号 
市区分部:上海市虹口区同心路921号    电话:021-37990333 企业网点

内页banner

东方爱心俱乐部

东方爱心俱乐部

ORIENTAL LOVE CLUB

资讯详情

疾病影响经济发展的途径(上)

【摘要】:
疾病影响经济状况和发展主要通过三条途径:  第一条是最直接的途径:可以避免的疾病减少了健康期望寿命的年限。  由于早逝和长期残疾而缩短的生命对社会明显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巨大的:达每年数百亿美元,在低收入国家国民收入中占相当大的比例。仅仅是AIDS大流行就使非洲每年总经济增长减慢若干百分点,因为人们正值年富力强、投身工作的时候就疾病缠身。  第二个途径是疾病影响了父母对子女的投资。  一个社会如果婴儿
 
  疾病影响经济状况和发展主要通过三条途径:
  第一条是最直接的途径:可以避免的疾病减少了健康期望寿命的年限。
  由于早逝和长期残疾而缩短的生命对社会明显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巨大的:达每年数百亿美元,在低收入国家国民收入中占相当大的比例。仅仅是 AIDS 大流行就使非洲每年总经济增长减慢若干百分点,因为人们正值年富力强、投身工作的时候就疾病缠身。
  第二个途径是疾病影响了父母对子女的投资。
  一个社会如果婴儿死亡率(一周岁以内的死亡)和儿童死亡率(五岁以下的死亡)偏高,它就会有较高的生殖率,以补偿儿童的经常死亡。反过来大量儿童降低了贫困家庭对每个儿童的健康和教育的投资能力, Gary Becker 及其同事们将这一过程描写为儿童抚养中的“质量-数量均衡效应”。
  第三个途径是,疾病除影响个人劳动生产力外,还对商业和基础建设投资的回报起到抑制作用。
  所有的产业,包括农业、矿业、制造业、旅游业和重大基础建设项目,都受到疾病严重流行的破坏。此外流行病和地方病还会破坏社会合作,甚至破坏政治和宏观经济的稳定。
  个人受到的直接福利损失
  个人会因疾病而受到经济福利损失。当经济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试图定量地计算福利损失时,他们往往将其划分为三部分:
  (1)疾病造成的市场收入下降;
  (2)疾病造成的寿命缩短;
  (3)疾病造成的心理安宁减少,往往表现为“烦恼和痛苦”,即使在市场收入和寿命不受影响时也会有这种情况。
  降低市场收入本身至少包括四个部分:
  (i)医疗费用;
  (ii) 每次患病造成市场收入的损失;
  (iii)儿童患病对成年人创收能力造成的损失;以及
  (iv)英年早逝失去了今后的收入。
  生命价值的经济学分析
  经济分析的目标之一是将这些疾病造成的损失转换为美元,以便评估降低疾病负担可能产生的经济效益。
  关于生命价值的经济学文献得出了非常有力而一贯的结论:延长健康寿命一年的价值—例如通过成功治疗一种疾病—要明显高于这一年能挣的额外市场收入。根据一些估算,一年寿命大约值三倍的年收入。除了市场消费、纯粹的长寿效应和疾病带来的烦恼和痛苦外,这样多倍的收入还反映了休闲时间的价值。
  如果一个人在年轻时死亡,其经济损失是丧失每一个生命年造成的损失的总和。根据这样的计算, 20 岁丧失生命可被认为损失相当年收入的 100 多倍,因为他损失了 40 多年,而每损失一年大约值年收入的三倍。在最近若干经济分析中采用了这种高估价的方法 。
  不管数字准确与否,这些计算提醒我们注意某些重要的事情。当我们评估一种疾病对社会造成的损失时,我们不仅要问疾病对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水平及增长的影响如何(例如由于降低劳动生产力),而且要问疾病如何影响寿命和社会所损失的终生收入。
  即使 AIDS 流行不影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它缩短寿命的影响仍然会严重破坏经济福利。AIDS 在高发国家使平均寿命缩短数年乃至数十年,从而大幅度地降低了终生收入和经济福利。
  让我们使用以下概念说明疟疾和AIDS 给非洲人民福利造成的巨大损失。我们用因一种疾病丧失生命的年数乘以人均收入的某个倍数,得出对总经济损失的粗略估计。例如在南撒哈拉非洲,在 6.16 亿人口中 1999 年疟疾造成估计 3600 万残疾调整生命年(DALY)的损失。
  如果非常保守地按每个残疾调整生命年价值等于人均收入计算,疟疾造成的总损失就是这个地区国民生产总值的 5.8%(=36/616)。如果我们将每个残疾调整生命年的价值按人均收入的三倍计算,那么总损失就是国民生产总值的 17.4%(=5.8×3%)。
  同样,如果 AIDS 造成估计 7200 万残疾调整生命年的损失,并假设每个残疾调整生命年的价值等于人均收入,则1999 年 AIDS 造成生命年损失的经济价值就是南撒哈拉非洲国民生产总值的 11.7%(=72/616)。如果我们将每个残疾调整生命年的价值按人均收入的三倍计算,那么损失就惊人地高达国民生产总值的 35.1%。请注意, 1999 年每一例 AIDS 死亡估计会造成平均 34.6个残疾调整生命年的损失 53。因为 AIDS 的死亡趋向于发生在年轻的成年人中,所以每一例死亡都造成死亡年龄和标准期望寿命之间的许多年的损失。
  请注意,这些估计的损失还不包括疾病对人均年收入水平本身的影响。
  计量经济学估算表明,从短期来讲,在居民处于疟疾零危险状况的国家,经济增长的速度比处于疟疾高危状况的国家每年快 1 个百分点以上,在估算时控制其他因素(如收入水平、求学、机构素质及财政政策等)。由于这种增长的影响随时间的延续而积累,计量经济学的估算显示,疟疾流行地区的经济最终将致使其人均收入大约只有非疟疾地区经济人均收入的一半(其他因素仍保持不变)。
  对人均年收入水平的这些影响能与疟疾造成的寿命缩短相结合,形成疟疾的总体影响,因此疟疾无疑使国民生产总值损失百分之几十。即使确切的估算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经济损失的规模还是明显的。
  如果治疗疾病的费用迫使家庭为医药付出大量资源,以致耗尽家产和负债的话,则疾病对单个家庭的经济影响就更加严重了。
  这会使家庭陷入无法摆脱的贫困状况,同时还影响到家庭所有成员乃至亲戚的福利。委员会审查的许多调查报告显示,贫困家庭很少受到大病保险,因此往往不得不出售仅有的财产,如农具和牲畜,或抵押土地,以保持丧失劳动收入情况下的最低消费和支付紧急医疗费用。
  这种耗尽生产资料的情况可导致家庭陷入贫困怪圈(即持续贫困),即使在急性疾病结束之后仍不能自拔,因为贫困的家庭为恢复生产活动重新取得收入将经历艰难时期。负债的家庭缺乏做短期投资的劳动资本(如种子、肥料等),无力生产足够的产品来支付债务,也无力为未来的谋生而贷款。贫困反过来又加重了原来的病情。
  (来源:http://www.who.int/macro
  health/documents/en/ChineseVersion.pdfua=1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

分享

内页左侧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