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logo

底部

版权所有: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沪ICP备10214346号-5   沪卫(中医)网审【2012】第10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金山总部:上海市金山区漕廊公路2901号 
市区分部:上海市虹口区同心路921号    电话:021-37990333 企业网点

内页banner

东方爱心俱乐部

东方爱心俱乐部

ORIENTAL LOVE CLUB

资讯详情

疾病对社会的影响

【摘要】:
疾病对社会造成的损失超过个人和家庭因患病而蒙受的损失。例如高疾病负担造成劳动力的大量流动,会降低企业的赢利,这要超过对具体工人生产力的直接影响。  疾病如疟疾对可能在某个地区的所有人都构成危险,因此影响旅游,或阻碍赢利性投资,或影响耕地和其他资源在经济上的有效使用。许多其他热带寄生虫病(如钩端螺旋体病、血吸虫病和锥虫病)使某些热带地区无法居住,或尤其不能吸引一些形式的定居或务农。  一个企业劳动力
 
  疾病对社会造成的损失超过个人和家庭因患病而蒙受的损失。例如高疾病负担造成劳动力的大量流动,会降低企业的赢利,这要超过对具体工人生产力的直接影响。
  疾病如疟疾对可能在某个地区的所有人都构成危险,因此影响旅游,或阻碍赢利性投资,或影响耕地和其他资源在经济上的有效使用。许多其他热带寄生虫病(如钩端螺旋体病、血吸虫病和锥虫 病)使某些热带地区无法居住,或尤其不能吸引一些形式的定居或务农。
  一个企业劳动力中的高发病率会造成非常高的人员变动和缺勤,使赢利减少,这种影响超过了单个疾病的影响。一般说来,企业必须为一个职位雇用和培训一个以上的工人,以补偿高流动率。
  据报告,许多企业因为 AIDS 的高患病率而削减了对南部非洲的投资,这预期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劳动力流动。
  疾病影响关键投资的典型例证是巴拿马运河的修建。在 1882~1888 项目开始的几年里, 估计 1~2 万人主要死于疟疾和黄热病,这也许是德来瑟普斯不能重复休斯在美洲成功的主要原因。失败的代价大约是 3000 万美元和运河工程几十年的延误。后来在巴拿马采用了 威廉戈加斯在控制哈瓦那这两种疾病方面取得的经验,从而成为 1914 年美国胜利完成运 河建设的主要因素之一(1990 年琼斯的调查报告)。
  如今控制疾病的类似问题继续困扰着对采矿、旅游和农业的投资。间接证据表明,40 年代和 50 年代几个亚热带地区疟疾的急剧下 降(主要在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南欧国家),大大刺激了旅游业和外国的直接投资,因而对大规模的经济增长发挥了令人振奋的作用。
  这些收获远远超过疾病费用调查中估算的疾病直接损失。在南部非洲 AIDS 对企业的危害看来同样给该地区的投资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企业的部分生产能力来自关键人员之间稳定的工作关系产生的团队精神。由于 AIDS 造成的大量人员变动,公司一直面临着劳动组合的分崩离析,并为重新指派和重新培训工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这种人员变动的代价是对企业赢利的直接负担,这种损失加重了对工人个人生产力的影响。例如椐《经济学家》报道,南非的跨国公司为每个技术岗位雇用三名工人,“以确保在经培训的工人死亡时能及时替换”。有相当多的传闻说,由于 AIDS 的影响,企业正在削减对南部非洲的投资。
  同样当一个社区有许多人患病,整个社区都会因连带效应而受害。地方预算可以转向对病人的治疗和护理,因而减少用于其他社会服务的经费。对社区的信任会下降,特别在发生以下情况的时候:疾病被认为是天降的灾难,或者是中毒,或者是妖魔缠身,在非洲一些地方在应对 AIDS 问题上就经常有这样的报道。
  有技能的工人可能逃跑或死亡,使社区失去需要的技术或企事领导。社会道德可能沦丧。AIDS 留下的大量孤儿可能会使社会支持网捉襟见肘。家庭储蓄率会下降,社会资本的积累率也随之下降。经常的守夜和丧葬活动直接花费的时间和费用可能对地方经济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这种现象在严重受到 HIV/AIDS 影响的一些南部非洲国家屡见不鲜。
  巨大的疾病负担搅乱了国家预算,就像它搅乱了家庭的预算一样。卫生保健系统不堪重负,要求得到更多的资源,包括未来可能用于满足其他需要的捐助资源。政府的税收随着经济活动的减少而下降(如旅游减少了,或企业的产出由于其他原因而不稳定)。预算要求的增长和预算收入的减少会导致大量的预算赤字,进而破坏宏观经济的稳定,对经济产生进一 步的负面影响。
  (来源:http://www.who.int/macro
  health/documents/en/ChineseVersion.pdfua=1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

分享

内页左侧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