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logo

底部

版权所有: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沪ICP备10214346号-5   沪卫(中医)网审【2012】第1006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201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金山总部:上海市金山区漕廊公路2901号 
市区分部:上海市虹口区同心路921号    电话:021-37990333 企业网点

内页banner

资讯详情

三分之一以上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面临两种极端的营养不良

【摘要】:
肥胖和营养不良的双重存在反映了食物系统的变化  由于各国食物系统的快速变化,营养不良和肥胖问题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
 
  肥胖和营养不良的双重存在反映了食物系统的变化
  由于各国食物系统的快速变化,营养不良和肥胖问题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因此需要采取一种新的方法来帮助解决这两个问题。根据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份由四篇论文组成的新报告,这种现象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尤为突出。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国家存在营养不良形式重叠的问题(在20世纪90年代,123个国家中有45个;在21世纪10年代,126个国家中有48个属于这种情况),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以及东亚和太平洋地区。
  营养不良和肥胖可能会产生代际效应,因为母亲营养不良和肥胖都会导致后代健康状况不佳。然而,由于食物系统变化速度的原因,越来越多的人在一生中的不同时期面临这两种形式的营养不良,这进一步加剧了对健康的有害影响。
  世界卫生组织营养促进健康和发展司司长弗朗切斯科·布兰卡博士说:“我们正面临一个新的营养现实”。“我们不能再把国家定性为低收入和营养不良的国家,或者高收入和只关心肥胖问题的国家。所有形式的营养不良都有一个共同点(食物体系不能为所有人提供健康、安全、可负担得起和可持续的饮食。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跨越食物系统采取行动,从生产和加工,到贸易和分销、定价、营销和标签,再到消费和浪费。必须对所有相关政策和投资进行彻底重新审查”。
  《柳叶刀》总编辑理查德·霍顿博士在该报告的一篇社论中说:“今天出版的世卫组织关于营养不良双重负担的系列文章是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有关探索各种形式的营养的文章12个月之后发表的……随着这些文章以及在整个2019年期间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其他文章,很明显需要从多个角度来研究营养和营养不良问题,尽管研究结果有时会趋向一致,但要了解营养不良的多种表现形式,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联合国营养问题行动十年(2016-2025年)还剩6年的时候,这些系列文章和评论确定了今后实现消除饥饿和防止一切形式营养不良全球目标所需的未来方向”。
  据估计,全球范围内有近23亿儿童和成人超重,超过1.5亿儿童发育迟缓。不过,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些新出现的问题在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出现了部分重叠。新报告探讨了这一重叠背后的趋势(即所谓的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以及可能导致这种情况的社会和食物系统变化、其生物学解释和影响,以及可能有助于应对各种形式营养不良问题的政策措施。
  作者使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10年代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调查数据来估计哪些国家面临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即,在人口中,有超过15%的人虚弱,超过30%的人发育不良,超过20%的妇女消瘦,超过20%的人超重)。
  与20世纪90年代相比,21世纪10年代世界上收入最低的14个国家新出现了双重营养不良负担问题。不过,与20世纪90年代相比,收入最高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受到的影响较少。作者说,这反映了超重在最贫穷国家的患病率日益提高,而那里的人口仍然面临发育迟缓、虚弱和消瘦问题。
  高质量的饮食能够促进健康生长、发育和免疫,并在整个生命中预防肥胖和非传染性疾病(NCD),从而降低发生各种形式营养不良的风险。健康饮食的组成包括:两岁以内的最佳母乳喂养;丰富多样的水果、蔬菜、全麦、纤维、坚果和籽实;适量的动物源食品;最少量的加工肉类以及最少量添加糖、饱和脂肪、反式脂肪和盐的高能量食物和饮料。
  “新出现的营养不良问题是人们因为没有受到保护而受到不良饮食因素影响的一个明显标志”。报告作者、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波普金教授说:“在最贫穷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人们在工作、家庭、交通和休闲方面正在经历饮食和行动方式的快速转变”。“新的营养现实是由于食物系统变化而产生的,这些变化导致与体重增加相关的超加工食品供应的增加,同时也对婴儿和学龄前儿童的饮食产生不利的影响。这些变化包括新鲜食品市场的消失、超市增加、超市对食物链的控制以及很多国家出现全球性食品、餐饮和农业公司”。
  幼儿时期营养不良,然后从童年开始体重增加,这种情况增加了患一系列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使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成为新近出现的全球2型糖尿病、高血压、中风和心血管疾病流行的关键因素。负面影响也可能跨代传递,例如,如果母亲幼年时期营养不良,母亲肥胖对儿童患肥胖症的可能性的影响可能会增加。
  尽管存在生理联系,解决各种形式营养不良问题的行动历来没有考虑到这些或其他关键因素,包括幼儿时期的营养、饮食质量、社会经济因素和食物环境。另外,还有一些证据表明,解决营养不良问题的规划无意中增加了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肥胖和与饮食有关的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因为这些国家的食物环境正在迅速变化。
  尽管维持这些应对营养不良问题的规划至关重要,但它们需要重新设计,以免造成伤害。通过卫生服务、社会安全网、教育环境以及农业和食物体系为应对现有营养不良问题而提供的各种规划为解决肥胖以及与饮食相关的非传染性疾病问题提供了机会。
  报告确定了一套“双重行动”,通过相同的干预措施、规划或政策,同时预防或减少因缺少营养而导致体重不足、虚弱、发育迟缓或缺乏微量营养素以及肥胖或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这包括从改善产前护理和母乳喂养到社会福利,再到以健康饮食为主要目标的新型农业和食物体系政策等一系列行动。
  “在新的营养现实中,继续当前的做法不合时宜。好消息是,有一些利用相同平台解决不同形式营养不良问题的大好机会”。英国伦敦城市大学食品政策中心的科林纳·霍克斯教授说,“现在该是抓住这些采取'双重行动'的机会以取得成果的时候了”。
  为了产生终止各种形式营养不良所需的系统性变化,作者呼吁各国政府、联合国、民间社会、学术界、媒体、捐助者、私营部门和各种经济平台应对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并让基层组织、农民及其工会、宗教领袖、全球卫生的倡导者、创新者、资助公平和绿色公司的投资者、市长和消费者协会等新的行为者参与进来。
  “考虑到粮食的政治经济学、食物体系的商品化以及全世界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新的营养现实需要扩大在全球范围内以相互促进和相互关联的方式开展工作的行为者范围”,布兰卡博士说。“如果不实行深刻的粮食体系改革,不作为产生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成本将在未来几十年内阻碍个人和社会的成长和发展”。
  编者按
  世卫组织通过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赠款形式为本系列文章的编写提供了资金支持,另外,世卫组织还通过国家卫生研究所、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牵头的国际农业研究协商组农业促进营养与健康研究计划和RTI国际提供了一些额外的资金支持。
  (来源:https://www.who.int/news-room/detail/16-12-2019-more-than-one-in-three-low--and-middle-income-countries-face-both-extremes-of-malnutrition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

公共卫生信息

公共卫生信息

PUBLIC HEALTH INFORMATION

分享

内页左侧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