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logo

底部

版权所有: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沪ICP备10214346号-5   沪卫(中医)网审【2012】第1006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201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金山总部:上海市金山区漕廊公路2901号 
市区分部:上海市虹口区同心路921号    电话:021-37990333 企业网点

内页banner

资讯详情

健康与发展的事实依据(上)

【摘要】:
健康的重要性就其本身性质而言怎么强调也不会过分  用诺贝尔奖金获得者AmartyeSen的话来说,健康(与教育一样)是使人类生活体现价值的基本潜能之一。  在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为筹备联合国千年峰会委托进行的一项全球调查中(千年民意测验,联合国2000年),良好的健康一直排在全世界男人和女人希望的首位。  疾病的痛苦和英年早逝使得疾病控制成为所有社会关注的中心,并激发人们将健康列为国际法规定的基

 

  健康的重要性就其本身性质而言怎么强调也不会过分

  用诺贝尔奖金获得者 AmartyeSen 的话来说,健康(与教育一样) 是使人类生活体现价值的基本潜能之一 。
  在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为筹备联合国千年峰会委托进行的一项全球调查中(千年民意测验,联合国2000 年),良好的健康一直排在全世界男人和女人希望的首位。
  疾病的痛苦和英年早逝使得疾病控制成为所有社会关注的中心,并激发人们将健康列为国际法规定的基本人权之一。
  每种文化的有识之士还教导我们,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讲“健康是财富”。对个人和家庭来说,健康能为个人未来的发展和经济保障提供能力。健康是劳动生产力的基础,是在校学习的能力的基础,也是智力、体力和情感发育能力的基础。
  健康和教育是人类资本的两大基石
  从经济角度讲,健康和教育是人类资本的两大基石,经诺贝尔奖金获得者 Theodore Shultz 和 Gary Becker 证实,也是个人经济生产力的基础。正如各个家庭的经济福利一样,良好的居民健康是对整个社会扶贫、经济增长和长远经济发展的关键投入。这一点已经被分析家和决策人广泛承认,但在其质和量的重要性方面以及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和捐款国政府的投资拨款方面它却被大大低估了 。
  有着严重疾病负担的社会往往会遇到多种经济发展的障碍。相反,经济史上一些巨大的腾飞—诸如工业革命时期英国的突飞猛进, 20 世纪早期美国南部的腾飞, 20 世纪早期日本的快速发展, 20 世纪 50 年代和 60 年代开始的南欧和东亚的强劲发展—所有这些都是以公共卫生、疾病控制和改善营养摄入等方面的重大突破为后盾。它不但提高了工人的能量和生产力,而且增强了对传染病的抵抗力。
  对这一历史趋势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描述来自 Robert Fogel 教授的著作,他精辟的研究揭示了身材体形与食物供应的关系,并指出这对长远劳动生产力至关重要(Fogel 1991、 1997、 2000 年)。过去 200 年在欧洲观察到的死亡率长期下降是饮食中获得的热量不断增加的结果,也是公共卫生和医学技术进步的结果。Fogel 说,“过去 200年获得热量的增加,对法国和英国等国家人均收入的增长肯定作出了非凡的贡献。”
  可预防疾病造成的经济损失高得惊人
  疾病减少了社会的年收入和个人的毕生收入,并影响到经济增长的前景。每年给最贫困国家造成国民生产总值百分几十的损失,这相当于千百亿美元。委员会发现,在发展中国家内部传染病、孕产妇死亡和营养不足对贫困人口的冲击比对富人的冲击要严重得多,虽然不同收入阶层的人们都受到影响。
  世界银行进行的大量研究(Gwatkin 于 2000 年, Gwatkin 等人于 2001 年)阐述了社会中较高收入和较低收入群体健康状况的巨大差异。例如,人们发现玻利维亚和土耳其最贫困儿童的死亡率是最富有者的约四倍 。
  健康状况和享受卫生保健服务的许多其他指标在世界各地显示了类似的差距。此外,一次患病可使贫困家庭沦为赤贫,特别是有时他们不得不变卖生产资料以支付卫生保健费用。因此与这些疾病作同心协力的斗争必然有益于扶贫的努力,使贫困人口得到更大的好处。所以对卫生的投资在许多低收入国家正在实施的扶贫战略中应占有特别显要的位置。
  贫困人口的疾病负担不断加重有诸多原因
  首先,贫困人口更加容易患病,因为他们缺乏清洁的饮水和卫生设施、安全的住房和医疗保健,也得不到关于预防行为的信息及足够的营养。
  第二,贫困人口更少求医,即使紧急需要时也不求医,因为他们与保健提供者距离更远,他们缺乏现金支付卫生保健费用,并缺乏如何最佳应对发病的知识。
  第三,如前所述,严重疾病的支出可能将他们推进贫困的怪圈,使他们不能自拔,并迫使他们借债,出卖或抵押土地等生产资料。严重的疾病会使家庭陷入长期的贫困,甚至延伸到下一代,儿童被迫辍学成为劳动力。
  宏观经济的证据确定无误地显示,与健康和教育状况较好的国家相比,健康和教育状况最差的国家在实现持续增长方面正处在非常困难的时期。
  在下列中显示了几十个发展中国家1965~1994 年期间的增长率,这些国家是按 1965 年起始收入水平及同年的婴儿死亡率(作为整体疾病情况的代表)来分组的。该表显示,在任何特定的起始收入阶段,婴儿死亡率(IMR)较低的国家在这一阶段都经历了较高的经济增长。例如在最贫困组(按照购买力平价调整的 1990 年美元计算人均年收入低于 750 美元的国家)婴儿死亡率为千分之一五十到一百,其年平均经济增长率为 3.7%,而在同样贫困的国家,如果婴儿死亡率高于千分之一百五十,则年平均增长率只有 0.1%35。
 
 
  即使在采用更多的经济变量来解释跨国增长模式的时候,较好健康情况和更高经济增长率之间的相关性也会展示出来(1995 年 Barro 和 Sala-i-Martin, 1998 年 Bloom 和 Sachs 及2001 年 Bhargava 等人的著作)。跨国增长率的标准宏观经济分析依据的模式是,一个时间区间的经济增长是初始收入(由于有条件趋同性)、经济政策的变量和其他经济结构特性函数的结果,其中包括居民健康指数。
  一项典型的统计估算表明,如果出生预期寿命每提高10%,则经济的年增长率就会提高 0.3 到 0.4 个百分点,而且其他增长因素保持不变。因此有代表性的高收入国家(出生期望寿命为 77 岁)和有代表性的最不发达国家(出生期望寿命为 49 岁)之间的年增长差距大约是每年 1.6 个百分点,其长期累计的影响是巨大的 。
  简而言之,卫生状况看来是造成经济增长率差距的重要因素,即使在控制标准宏观经济变量之后也是如此。在当今世界上,不良的健康情况对南撒哈拉非洲、南亚及其他地区中疾病猖獗、民不聊生的少数国家的经济发展产生了特别恶劣的影响。南撒哈拉非洲上一代在世界最低的基础上又经历了生活水平的持续下降。严重的疾病负担及其对生产力、 人口和教育的多方面影响,对非洲的长期贫困肯定起到了作用。
 
 
 
  (来源:http://www.who.int/macro
  health/documents/en/ChineseVersion.pdfua=1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

公共卫生信息

公共卫生信息

PUBLIC HEALTH INFORMATION

分享

内页左侧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