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卫生信息

科学家为美国艾滋病“零号患者”清除恶名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科学家最新得到的研究结果显示,曾经被称为“零号患者”的加拿大航空公司雇员杜加斯(Gaetan Dugas)并不应该承担把艾滋病传入美国的恶名。

    杜加斯是加拿大航空公司乘务员,是一位男同性恋人士,于1984年去世。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曾把杜加斯标记为“患者O”,因为他是“加州以外的病例”(Out-of-California)。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字母O演变成了数字0,杜加斯被称为“零号患者”,被认为是美国艾滋病的来源。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最新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报告说,杜加斯只是1970年代感染艾滋病毒的成千上万患者中的一位。

艾滋病最早得到确认是在1981,当时在同性恋人群中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症状。

但是,科学家当时已经能够通过保留的血样确认一些时间更早的病例。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科学家现在发展出一种新方法,能够破解这些患者体内的艾滋病毒基因密码。

他们分析了大约2000个来自纽约和旧金山的血样,得到了8个完整的艾滋病毒基因组合。

科学家们通过这些信息建立了艾滋病毒的演变族谱,断定了艾滋病毒传入美国的时间。

参与这项研究工作的沃洛贝博士(Dr Michael Worobey)说,研究结果显示艾滋病开始在美国传播的时间是1970年或1971年,而不是1970年代晚期。

研究人员也分析了杜加斯血样中的病毒基因密码,像做亲子鉴定一样,断定他所携带的病毒并不是美国传播病毒的“父亲”。

英国剑桥大学科学史专家麦凯博士(Dr Richard McKay)说,杜加斯是历史上深受妖魔化的患者,被认为属于病毒的恶意传播者。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结果除了为杜加斯正名之外,也披露了纽约这座城市在艾滋病毒传播中的关键作用。

科学家认为,刚果民主共和国城市金沙萨在大约1970年把艾滋病毒传向加勒比地区,传向美国。

沃洛贝博士说,“金沙萨是艾滋病毒总体传播的一个关键转折点,而纽约市也是一个转折点,成为一个枢纽,病毒从这里走向美国西海岸,最终走向西欧、澳大利亚、日本、南美和其他各个地方。”

 

(来源:www.news.bbc.com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