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logo

底部

版权所有: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沪ICP备10214346号-5   沪卫(中医)网审【2012】第10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金山总部:上海市金山区漕廊公路2901号 
市区分部:上海市虹口区同心路921号    电话:021-37990333 企业网点

内页banner

东方爱心俱乐部

东方爱心俱乐部

ORIENTAL LOVE CLUB

资讯详情

中国控烟尚未达到相关标准

【摘要】:
中国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亮灯,宣传“无烟北京”  世卫组织:中国控烟尚未达到世卫组织标准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发布的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表示,目前全球已有大约50亿人被至少一项世卫组织推荐的控烟措施所覆盖,但仍有59个国家没有任何一项控烟措施达到最高实施水平,其中就包括中国。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介绍了这一情况。    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世卫组织图片  控烟“MPOWER”  为帮助各国实施《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有关减少烟草需求的条款,世卫组织于2007年推出了一个技术工具,其中包含六项成本效益较高的烟草控制策略,并将六个关键英语单词的首字母合在一起,命名为“MPOWER”:  Monitor:监测烟草使用与预防政策  Protect:保护人们免受烟草烟雾危害  Offer:提供戒烟帮助  Warn:警示烟草危害  Enforce:确保禁止烟草广告促销或赞助  Raise:提高烟税  此后,世卫组织每两年发布一份《全球烟草流行报告》,追踪烟草流行情况,以及各国MPOWER措施的落实进展,今年发布的第七份报告重点关注提供戒烟帮助,也就是MPOWER中字母O所代表的政策。  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介绍,与两年前上一份报告出版时相比,又有36个国家采纳了一项或多项世卫组织所建议的“MPOWER”控烟措施,在提供戒烟服务方面也取得了一些进展。  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表示,目前共有23个国家提供全面的戒烟服务,与2007年相比新增了13个。“虽然就国家数量而言进展仍然较为缓慢,但由于这些国家中包含印度和巴西等一些人口大国,一共覆盖了24亿人,占全球人口总数的30%左右,所以从人口数量的角度来看,进展还是比较好的。”  报告同时指出令人警醒的事实。目前全球59个国家没有一项MPOWER控烟措施达到最高实现水平,涉及人口达26亿。此外,目前仍有24个国家没有提供任何戒烟帮助。  上述59个国家之中就包括中国。傅东波表示,尽管中国近年来在控烟方面做出了许多努力,取得了一定成果,烟民数量也略有下降,但目前中国的控烟工作尚未达到世卫组织所设立的控烟标准。  “中国已有六七个城市实施了市级的全面无烟立法,但还没有全国范围的无烟立法。”傅东波表示,中国烟税也已提高至烟草零售价格约50%,但仍未达到世卫组织推荐的75%的水平。“与2010年相比,中国成年男性吸烟人口的比例略下降两个百分点,从52%降到了50%,女性大约在2%左右。”    戒烟路上“三座大山”  傅东波表示,烟草的使用是一种成瘾性行为,戒烟面临着三大方面的挑战。首先是对烟草中的化学成分尼古丁的生理性依赖。  尼古丁作用于人脑,刺激被称为“快乐激素”的多巴胺分泌,让人产生快乐、安全和成就感,一旦有了这种回馈,大脑会觉得抽烟“开心”,并想要继续。    尼泊尔最为偏远的穆谷地区(Mugu),一名妇女在田间劳作的间歇抽烟休息,孩子躲在她的身后。  傅东波表示,随着抽烟越来越多,身体会习惯于有尼古丁的状态。当戒烟开始,人体需重新适应如何在体内没有尼古丁的情况下生活和学习,于是会造成不适,出现“尼古丁戒断症状”,如烦躁、情绪失控、睡不着觉、食欲增加等。  其次,傅东波表示,许多烟民将抽烟与情绪、心理认知和信念整合在一起,如果不打破这种联系,就不容易成功戒烟。  “举个例子,抽烟的人往往认为抽烟可以帮助控制体重,缓解压力和紧张,有这种想法后就会坚持抽烟。”他表示,这种条件反射是一种牢固的连接,对戒烟带来很大挑战。    老挝南部的阿速坡省,一位80岁的烟农正在抽着自家种植的烟草  此外傅东波表示,对于有多年“烟龄”的烟民而言,吸烟已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和其他行为习惯融于一体,要想放弃自然很难。  “比如有的人喜欢在写东西的时候抽烟,有的人喜欢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抽烟,认为对自己有帮助,实际上这是因为抽烟抵消了可能出现的戒断症状对人体的影响,比如思想不集中等等。”  同时他指出:“有的人开车的时候抽烟,看电视的时候抽烟,跟朋友出去聚会的时候抽烟,这种与日常生活的紧密结合也是戒烟的一个障碍。”    多管齐下共促"健康中国"  世卫组织指出,随着健康宣传教育的普及,许多烟草使用者逐渐了解到吸烟对人体的危害,也有意开始戒烟,各国的卫生保健系统应向吸烟者提供所需的支持,协助其克服对烟草的依赖。  傅东波表示,为使控烟工作真正成为“健康中国”的实际行动,还需要尽快从全国无烟立法、提高烟草税、提供戒烟帮助三方面采取措施。“中国有三亿的烟民,因此提供戒烟帮助非常重要。”    世卫组织推荐的综合性戒烟服务共包含三个方面,首先是在初级卫生保健场所提供“简短戒烟干预”,即让初级卫生保健场所的医务人员在日常工作中进行询问和劝诫。  “这种做法的优势是成本较低,能够在人们前往医疗场所寻求其他帮助的同时进行戒烟劝导,而且可以覆盖大量人口。”傅东波表示:“有研究认为,如果每一个医务人员对每一个病人都进行相关询问,那么每年就能覆盖烟民总数的80%。”  此外,戒烟服务还包括免费的戒烟热线和用于干预的药物。“通过全国性的免费戒烟咨询热线,以及手机短信和微信等平台,由经过培训的咨询员提供戒烟咨询和干预,可以很有效地帮助抽烟的人戒烟。而药物干预则包括尼古丁替代疗法、伐尼克林,还有一些抗抑郁药物也可以用于戒烟。”    (来源:https://www.who.int/en;https://news.un.org/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
 
  中国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亮灯,宣传“无烟北京”
  世卫组织:中国控烟尚未达到世卫组织标准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发布的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表示,目前全球已有大约50亿人被至少一项世卫组织推荐的控烟措施所覆盖,但仍有59个国家没有任何一项控烟措施达到最高实施水平,其中就包括中国。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介绍了这一情况。
 
 
  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世卫组织图片
  控烟“MPOWER”
  为帮助各国实施《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有关减少烟草需求的条款,世卫组织于2007年推出了一个技术工具,其中包含六项成本效益较高的烟草控制策略,并将六个关键英语单词的首字母合在一起,命名为“MPOWER”:
  Monitor:监测烟草使用与预防政策
  Protect:保护人们免受烟草烟雾危害
  Offer:提供戒烟帮助
  Warn:警示烟草危害
  Enforce:确保禁止烟草广告促销或赞助
  Raise:提高烟税
  此后,世卫组织每两年发布一份《全球烟草流行报告》,追踪烟草流行情况,以及各国MPOWER措施的落实进展,今年发布的第七份报告重点关注提供戒烟帮助,也就是MPOWER中字母O所代表的政策。
  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介绍,与两年前上一份报告出版时相比,又有36个国家采纳了一项或多项世卫组织所建议的“MPOWER”控烟措施,在提供戒烟服务方面也取得了一些进展。
  世卫组织负责戒烟的医学官员傅东波表示,目前共有23个国家提供全面的戒烟服务,与2007年相比新增了13个。“虽然就国家数量而言进展仍然较为缓慢,但由于这些国家中包含印度和巴西等一些人口大国,一共覆盖了24亿人,占全球人口总数的30%左右,所以从人口数量的角度来看,进展还是比较好的。”
  报告同时指出令人警醒的事实。目前全球59个国家没有一项MPOWER控烟措施达到最高实现水平,涉及人口达26亿。此外,目前仍有24个国家没有提供任何戒烟帮助。
  上述59个国家之中就包括中国。傅东波表示,尽管中国近年来在控烟方面做出了许多努力,取得了一定成果,烟民数量也略有下降,但目前中国的控烟工作尚未达到世卫组织所设立的控烟标准。
  “中国已有六七个城市实施了市级的全面无烟立法,但还没有全国范围的无烟立法。”傅东波表示,中国烟税也已提高至烟草零售价格约50%,但仍未达到世卫组织推荐的75%的水平。“与2010年相比,中国成年男性吸烟人口的比例略下降两个百分点,从52%降到了50%,女性大约在2%左右。”
 
 
  戒烟路上“三座大山”
  傅东波表示,烟草的使用是一种成瘾性行为,戒烟面临着三大方面的挑战。首先是对烟草中的化学成分尼古丁的生理性依赖。
  尼古丁作用于人脑,刺激被称为“快乐激素”的多巴胺分泌,让人产生快乐、安全和成就感,一旦有了这种回馈,大脑会觉得抽烟“开心”,并想要继续。
 
 
  尼泊尔最为偏远的穆谷地区(Mugu),一名妇女在田间劳作的间歇抽烟休息,孩子躲在她的身后 。
  傅东波表示,随着抽烟越来越多,身体会习惯于有尼古丁的状态。当戒烟开始,人体需重新适应如何在体内没有尼古丁的情况下生活和学习,于是会造成不适,出现“尼古丁戒断症状”,如烦躁、情绪失控、睡不着觉、食欲增加等。
  其次,傅东波表示,许多烟民将抽烟与情绪、心理认知和信念整合在一起,如果不打破这种联系,就不容易成功戒烟。
  “举个例子,抽烟的人往往认为抽烟可以帮助控制体重,缓解压力和紧张,有这种想法后就会坚持抽烟。”他表示,这种条件反射是一种牢固的连接,对戒烟带来很大挑战。
 
 
  老挝南部的阿速坡省,一位80岁的烟农正在抽着自家种植的烟草
  此外傅东波表示,对于有多年“烟龄”的烟民而言,吸烟已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和其他行为习惯融于一体,要想放弃自然很难。
  “比如有的人喜欢在写东西的时候抽烟,有的人喜欢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抽烟,认为对自己有帮助,实际上这是因为抽烟抵消了可能出现的戒断症状对人体的影响,比如思想不集中等等。”
  同时他指出:“有的人开车的时候抽烟,看电视的时候抽烟,跟朋友出去聚会的时候抽烟,这种与日常生活的紧密结合也是戒烟的一个障碍。”
 
 
  多管齐下共促"健康中国"
  世卫组织指出,随着健康宣传教育的普及,许多烟草使用者逐渐了解到吸烟对人体的危害,也有意开始戒烟,各国的卫生保健系统应向吸烟者提供所需的支持,协助其克服对烟草的依赖。
  傅东波表示,为使控烟工作真正成为“健康中国”的实际行动,还需要尽快从全国无烟立法、提高烟草税、提供戒烟帮助三方面采取措施。“中国有三亿的烟民,因此提供戒烟帮助非常重要。”
 
 
  世卫组织推荐的综合性戒烟服务共包含三个方面,首先是在初级卫生保健场所提供“简短戒烟干预”,即让初级卫生保健场所的医务人员在日常工作中进行询问和劝诫。
  “这种做法的优势是成本较低,能够在人们前往医疗场所寻求其他帮助的同时进行戒烟劝导,而且可以覆盖大量人口。”傅东波表示:“有研究认为,如果每一个医务人员对每一个病人都进行相关询问,那么每年就能覆盖烟民总数的80%。”
  此外,戒烟服务还包括免费的戒烟热线和用于干预的药物。“通过全国性的免费戒烟咨询热线,以及手机短信和微信等平台,由经过培训的咨询员提供戒烟咨询和干预,可以很有效地帮助抽烟的人戒烟。而药物干预则包括尼古丁替代疗法、伐尼克林,还有一些抗抑郁药物也可以用于戒烟。”
 
 
  (来源:https://www.who.int/en;https://news.un.org/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

分享

内页左侧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