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logo

底部

版权所有: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沪ICP备10214346号-5   沪卫(中医)网审【2012】第10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上海 金山总部:上海市金山区漕廊公路2901号 
市区分部:上海市虹口区同心路921号    电话:021-37990333 企业网点

内页banner

东方爱心俱乐部

东方爱心俱乐部

ORIENTAL LOVE CLUB

资讯详情

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概要

【摘要】:
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概要  《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全面概述了截至2017年底全球抗击疟疾工作的进展情况。报告跟踪了疟疾规划和研究投资、疟疾预防、诊断和治疗、监测、疟疾疾病负担趋势和疟疾消除等领域的进展,以及应对疟疾所面临的威胁和挑战。  ·全球和区域疟疾负担数据  ·疟疾规划和研究投资  ·预防疟疾  ·诊断检测和治疗  ·疟疾检测系统  ·消除疟疾  ·疟疾应对重回正轨所面临的挑战  全球
  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概要
  《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全面概述了截至2017年底全球抗击疟疾工作的进展情况。报告跟踪了疟疾规划和研究投资、疟疾预防、诊断和治疗、监测、疟疾疾病负担趋势和疟疾消除等领域的进展,以及应对疟疾所面临的威胁和挑战。
  ·全球和区域疟疾负担数据
  ·疟疾规划和研究投资
  ·预防疟疾
  ·诊断检测和治疗
  ·疟疾检测系统
  ·消除疟疾
  ·疟疾应对重回正轨所面临的挑战
  全球和区域疟疾负担数据
  疟疾病例
  据估计,2017年全球共发生2.19亿疟疾病例(95%置信区间:2.03亿至2.62亿)。与之相比,2010年疟疾病例数是2.39亿(95%置信区间:2.19亿至2.85亿),2016年是2.17亿(95%置信区间:2.00亿至2.59亿)。
  虽然2017年疟疾病例估计比2010年减少了2000万,但2015-2017年数据表明,该阶段在减少全球疟疾病例方面并没有取得重大进展。
  2017年,大部分疟疾病例发生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2亿病例,92%),其次分别是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5%)和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2%)。
  撒哈拉以南15个非洲国家和印度的疟疾负担占全球疟疾总负担的近80%。5个国家的疟疾病例占全球所有疟疾病例的近一半,这些国家依次为:尼日利亚(25%),刚果民主共和国(11%),莫桑比克(5%),印度(4%),乌干达(4%)。
  根据非洲10个负担最高国报告,与2016年相比,2017年疟疾病例数有所上升。据估计,其中尼日利亚、马达加斯加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疟疾病例增加最多,均超过50万例。相比之下,印度同期报告病例减少300万,比2016年减少24%。
  卢旺达注意到其疟疾负担降低,2017年病例数比2016年减少43万,埃塞俄比亚和巴基斯坦病例数同期减少24万多例。
  2010年至2017年,全球疟疾发病率下降,从每千人72例降至59例。虽然该阶段发病率下降18%,但在过去3年中,每千人风险人群疟疾发病率停滞在59例。
  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疟疾发病率继续下降,从2010年每千人17例降至2017年7例(下降59%)。世卫组织所有其他区域或进展甚微或发病率有所上升。世卫组织美洲区域疟疾传播增加,主要在巴西、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疟疾发病率连续第二年保持在每千人风险人群219例。
  恶性疟原虫是世卫组织非洲区域最流行的疟疾寄生虫,占2017年估计疟疾病例总数的99.7%,在东南亚占62.8%、东地中海占69%、西太平洋占71.9%。间日疟原虫是世卫组织美洲区域的主要寄生虫,占该区域疟疾病例的74.1%。
  疟疾死亡
  据估计,2017年,全球有43.5万人死于疟疾。与之相比,2016年疟疾死亡人数是45.1万人,2010年是60.7万人。
  2017年,世卫组织非洲区域疟疾死亡人数占所有疟疾死亡人数的93%。2017年全球报告疟疾死亡人数相对2010年下降17.2万例,虽然世卫组织非洲区域是2017年疟疾死亡人数最多的区域,但其在死亡人数下降中占比达88%。
  2017年全球疟疾死亡人数近80%集中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和印度等17个国家,其中7国占全球疟疾死亡人数的53%,依次为:尼日利亚(19%),刚果民主共和国(11%),布基纳法索(6%),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5%),塞拉利昂(4%),尼日尔(4%),印度(4%)。
  除世卫组织美洲区域外,与2010年相比,2017年所有区域的死亡率均有下降。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降幅最大(54%),其次是非洲区域(40%)和东地中海区域(10%)。尽管取得了这些进展,但自2015年以来,疟疾死亡率下降有所放缓,反映了疟疾发病率的预计趋势。
  疟疾相关贫血症
  今年的报告包括关于疟疾相关贫血症的章节,该疾病如不治疗可导致死亡,特别是在孕妇和5岁以下儿童等弱势群体中。
  贫血症曾是疟疾控制进展的关键指标,其流行程度曾被用于评估干预措施成效,但近年来对疟疾相关贫血症负担的认识有所下降。
  尽管贫血症作为疟疾的直接和间接后果而具有重要意义,但在易受该疾病影响人群中,其流行状况并未一直作为疟疾传播和负担的衡量标准。
  2015年至2017年,在16个高负担非洲国家进行的住户调查数据显示,5岁以下儿童贫血症患病率为61%,轻度贫血为25%,中度贫血为33%,严重贫血为3%。疟疾检测阳性儿童的贫血症患病率为79%,轻度贫血为21%,中度贫血为50%,严重贫血为8%。
  疟疾规划和研究投资
  投资控制和消除疟疾
  据估计,2017年,全球疟疾流行国政府和国际伙伴共投入31亿美元用于控制和消除疟疾,略高于2016年报告的投资总额。
  2017年,近四分之三(22亿美元)资金用于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其后依次是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3亿美元)、美洲区域(2亿美元)、东地中海和西太平洋区域(各1亿美元)。
  2017年,向低收入国家投资14亿美元,向中低收入国家投资12亿美元,向中高收入国家投资3亿美元。国际资金是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的主要资金来源,占比分别为87%和70%。
  2017年,疟疾流行国家政府提供资金占总资金28%(9亿美元),与2016年相比没有变化。三分之二的国内资金用于国家疟疾规划开展的疟疾控制活动,其余用于公立机构疟疾病例管理。
  与往年一样,2017年,美国为疟疾工作提供资金12亿美元,是最大的国际资金来源(39%)。发展援助委员会成员国共提供资金7亿美元(21%),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提供约3亿美元(9%),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提供1亿美元(2%)。
  2017年,在31亿美元投资总额中,13亿美元通过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渠道提供。
  投资前景
  自2010年以来,尽管疟疾资金投入保持相对稳定,但2017年投资水平远远低于实现《全球疟疾技术战略》首个双重里程碑(即与2015年相比,到2020年全球疟疾发病率和死亡率至少降低40%)所需水平。
  为了实现《全球疟疾技术战略》2030年目标,据估计,到2020年,每年供资额需增至66亿美元。
  扩大疟疾研发投资是实现《全球疟疾技术战略》目标的关键。2016年,该领域支出5.88亿美元,占研发年度需求估额的85%。
  与2015年相比,尽管2016年疟疾疫苗和药物研发资金有所下降,但对病媒控制产品的投资几乎翻倍,从3300万美元增至6100万美元。
  交付疟疾产品
  药浸蚊帐
  2015年至2017年,根据厂商报告,在全球共交付6.24亿顶药浸蚊帐,以长效杀虫蚊帐为主。相对2012年至2014年交付的4.65亿顶药浸蚊帐,交付量大幅增长。
  据估计,2015年至2017年,在全球通过国家疟疾规划共发放5.52亿顶药浸蚊帐,其中4.59亿顶(83%)提供给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全球85%药浸蚊帐通过大规模免费分发行动发放,8%用于产前卫生设施,4%用于免疫规划。
  快速诊断试剂盒
  据估计,2017年在全球共销售了2.76亿个快速诊断试剂盒。
  2017年,通过国家疟疾规划共分发2.45亿个快速诊断试剂盒,大多数(66%)是专门检测恶性疟原虫的试剂盒,供应给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公共卫生设施中,快速诊断试剂盒方法日益成为诊断疑似疟疾病例最常用的方法。2017年,据估计,75%疟疾检测使用快速诊断试剂盒,高于2010年的40%。
  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
  据估计,2010年至2017年,各国共采购27.4亿个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疗程。据报告,其中62%系公共部门采购。
  2010年至2017年,通过国家疟疾规划发放了14.5亿个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疗程,其中14.2亿(98%)用于世卫组织非洲区域。
  近年来,随着诊断检测的上升,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疗程正变得更针对疟疾检测阳性患者,这可以通过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与检测的比率大幅降低来证明(2017年为0.8,2010年为2.5)。然而,这意味着估计有30%接受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治疗的患者未接受疟疾检测。
  预防疟疾
  病媒控制
  在非洲,半数疟疾风险人群拥有药浸蚊帐。2017年,50%人口得到此干预措施的保护,高于2010年的29%。此外,获得药浸蚊帐的人口比例从2010年的33%增至2017年的56%。但自2015年以来,覆盖率仅略有改善,自2016年起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2010年至2017年,每两人至少拥有一顶药浸蚊帐的家庭户数已翻倍,达到40%。但在过去3年中,该数字仅略有增长,且远未达到全民覆盖的目标。
  获得室内残余喷洒(一种在住宅墙壁上喷洒杀虫剂的预防方法)措施保护的疟疾风险人数减少了。在全球范围内,室内残余喷洒保护从2010年5%的峰值下降到2017年的3%,且所有世卫组织区域均出现下降。
  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室内残余喷洒覆盖范围从2010年的8000万人降至2016年最低5100万人,2017年上升至6400万人。在世卫组织其他区域,2017年获得室内残余喷洒保护的人数分别是:美洲区域150万人,东地中海区域750万人,东南亚区域4100万人,西太平洋区域150万人。
  随着各国改变或轮换杀虫剂(转向更昂贵的化学品),以及随着业务战略的变化(如减少消除疟疾国家的高危人群),室内残余喷洒覆盖率正在下降。
  预防性治疗
  为保护非洲疟疾中度和高度传播地区的妇女,世卫组织建议使用抗疟药磺胺多辛-乙胺嘧啶进行“怀孕期间间歇性预防性治疗”。据估计,在2017年报告怀孕期间间歇性预防性治疗覆盖情况的33个非洲国家中,22%符合条件的孕妇接受了建议的三剂或更多剂磺胺多辛-乙胺嘧啶预防治疗,该比例在2015年和2010年分别为17%和0%。
  2017年,非洲萨赫勒地区12个国家的1570万名儿童通过季节性疟疾化学预防规划得到保护。然而,仍有约1360万名本可受益于此干预措施的儿童未被覆盖,主要原因是缺乏资金。
  诊断检测和治疗
  获得诊疗
  及时诊断和治疗是防止疟疾轻症发展为严重疾病和死亡的最有效手段。2015年至2017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19国完成的全国住户调查结果显示,中位数为52%(四分位距:44-62%)的发烧儿童被送往经过培训的医疗提供者处接受治疗,包括公立医院和诊所、正式私立医疗设施和社区卫生工作者。
  在公立机构(中位数:36%,四分位距:30-46%)就医的发热儿童人数高于正规私立机构(中位数:8%,四分位距:5-10%),很高比例的发热儿童未得到任何医疗关注(中位数:40%,四分位距:28-45%),原因可能包括难以找到卫生保健提供者或照护者缺乏意识。
  国家级调查显示,由于家庭收入水平和居住地的不同而形成医疗获得方面的差异:富裕家庭(中位数:72%,四分位距:62-75%)的发热儿童就医比例高于贫困家庭(中位数:58%,四分位距:47-67%),城市(中位数:69%,四分位距:59-76%)高于农村(中位数:60%,四分位距:51-71%)。
  诊断疟疾
  根据2010年至2017年在30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进行的58项调查,在公立机构接受诊断检测的发烧儿童比例有所增加,2015-2017年的中位数为59%(四分位距:34-75%),2010-2012年的中位数为33%(四分位距:18-44%)。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进行的56项调查所收集数据显示,发热儿童在公共卫生设施接受抗疟治疗前得到疟疾诊断检测的比例从2010-2012年中位数35%(四分位距:27-56%)上升到2015-2017年的74%(四分位距:51-81%)。正规私立卫生机构也出现类似增长,从2010-2012年的41%(四分位距:17-67%)上升到2015-2017年的63%(四分位距:41-83%)。
  治疗疟疾
  根据2015-2017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进行的19个住户调查结果,29%(四分位距:15-48%)5岁以下发烧儿童得到了抗疟药治疗。
  与私立机构相比,在公立机构就医的儿童更有可能获得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这种最有效的抗疟药物。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进行的18项国家级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据估计,在公立机构就医治疗疟疾的发热儿童有88%(四分位距:73-92%)接受了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治疗,正规私立医疗机构为74%(四分位距:47-88%)。
  为缩小儿童治疗方面的差距,世卫组织推荐采用社区病例综合管理方法。该方法有利于在医疗机构和社区层面,促进综合管理疟疾、肺炎和腹泻等威胁儿童生命的常见疾病。2017年,在非洲21个高疟疾负担国中,20国已制定了社区病例综合管理政策,其中12国已开始实施这些政策。
  疟疾检测系统
  有效监测疟疾病例和死亡对于发现受疟疾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或人群、有针对性地使用资源以获得最大成效至关重要。强大的监控系统背后需有高水平地获得诊疗和检出病例做支撑,并需要所有公立和私立卫生机构都能完整地报告卫生信息。
  2017年,在52个中等负担至高负担国家中,疟疾报告率为60%或更高。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的46个国家中,36个国家表示至少80%公共卫生机构通过其国家卫生信息系统报告了疟疾数据。
  消除疟疾
  在全球范围内,消除网络正在扩大,更多国家正在向零本土疟疾病例迈进。2017年,46国报告本土疟疾病例低于1万例,高于2016年44国和2010年37国。本土疟疾病例低于100例的国家数量(这是一个重要指标,表明正在实现消除)从2010年15国增至2016年24国和2017年26国。
  巴拉圭于2018年被世卫组织认证为无疟疾国,而阿尔及利亚、阿根廷和乌兹别克斯坦已向世卫组织正式提出认证申请。2017年,中国和萨尔瓦多均报告本土疟疾病例为零。
  《全球疟疾技术战略》2020年关键里程碑之一是至少在10个2015年疟疾流行国消除疟疾。按目前进展速度,有可能达到这一目标。
  2016年,世卫组织指出21国有可能到2020年消除疟疾。世卫组织正与这些国家(称为“E-2020国家”)政府合作,支持其加快实现消除目标。
  虽然11个E-2020国家仍保持可按期实现消除目标,但10国报告本土疟疾病例数高于2016年。
  疟疾应对重回正轨所面临的挑战
  全球疟疾应对工作面临众多挑战。正如今年报告所强调,快速实现《全球疟疾技术战略》2020年和2025年里程碑的直接障碍是疟疾病例在疾病负担最高国家持续增加,以及国际和国内资金不足。同时,寄生虫对抗疟药耐药和蚊子对杀虫剂抗性的持续出现也对进展构成威胁。
  高负担国家
  2017年,据估计,包括10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和印度在内的11个国家的疟疾病例和死亡人数约占全球70%。在这些国家中,仅印度报告2017年疟疾病例数低于2016年。
  为了使全球疟疾应对工作重回正轨,2018年11月19日在莫桑比克启动一项新的国家驱动方法--“高负担至高成效”,同时发布《2018年世界疟疾报告》。
  世卫组织和遏制疟疾伙伴关系推动的该方法以下列四大支柱为基础:激发国家和全球对减少疟疾死亡的政治关注,通过战略性使用信息推动对国家产生影响,制定适合所有疟疾流行国家的最佳全球指导、政策和战略,协调实施国家应对。
  供资
  在疟疾规划主要依靠外部资金的41个高负担国中,与2012-2014年相比,24国2015-2017年风险人群人均可用资金水平有所下降,降幅从下降最多的刚果(95%)到下降最少的乌干达(1%)不等。
  在风险人群人均资金减少20%或更多的国家,国际供资减少,有时同时国内供资下降。
  41个高负担国疟疾风险人群的总体人均资金为2.32美元。
  耐药性
  近年来,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是全球疟疾控制工作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保护其有效性是全球卫生工作的一个重点。
  2010年至2017年进行的大部分研究表明,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仍然有效,大湄公河次区域以外的总体有效率超过95%。在非洲,迄今尚无对青蒿素(部分)耐药性的报告。
  虽然4个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报告出现耐多药现象,包括对青蒿素(部分)耐药和对复方中其它药物成分耐药,但该次区域疟疾病例和死亡人数仍大幅下降。抗疟药有效性监测工作使大多数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及时更新疟疾治疗方案。
  杀虫剂抗性
  世卫组织最近发布的《2010-2016年关于疟疾病媒对杀虫剂抗性的报告》指出,在世卫组织非洲、美洲、东南亚、东地中海和西太平洋区域,所有主要疟疾病媒均普遍出现对拟除虫菊酯、有机氯、氨基甲酸酯和有机磷酸盐四种常用杀虫剂的耐药性。
  在提供2010-2017年数据的80个疟疾流行国中,68国发现至少来自一个采集地点的一种疟疾病媒对四种杀虫剂之一出现抗性,比2016年有所增加,这是由于报告状况的改善和3个国家第一次报告杀虫剂抗性。57国报告病媒对两种或多种杀虫剂具有耐药性。
  对拟除虫菊酯(药浸蚊帐唯一使用的杀虫剂)的耐药性普遍存在,且在超过三分之二的监测点中至少检出一种疟疾病媒对拟除虫菊酯具有抗性,世卫组织非洲和东地中海区域拟除虫菊酯抗性流行率最高。
  在几乎三分之二的监测点检出至少一种疟疾病媒对有机氯具有耐药性,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有机氯耐药耐药性流行率最高。氨基甲酸酯和有机磷酸酯的耐药性流行率略低,分别在33%和27%监测点检出。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氨基甲酸酯的耐药性流行率最高,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有机磷酸盐的耐药性流行率最高。
  就目前现状而言,病媒耐药性监测和管理计划至关重要,这与世卫组织《疟疾病媒杀虫剂抗性管理全球计划》相一致。迄今为止,已有40国完成了这些计划。
  即使在蚊子对拟除虫菊酯已产生耐药性的地区,药浸蚊帐仍是预防疟疾的有效工具。世卫组织2011年到2016年在5个国家开展的大型多国评估研究便证实了这一点。
  (来源:https://www.who.int/malaria/media/world-malaria-report-2018/en/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编辑部编辑)

分享

内页左侧内容